“潮汕人愛生孩子,而且得生男孩”是真的嗎?

 
潮汕人一直被貼著一個“愛生孩子,而且得生男孩”的標簽,在本質上來說,這也是地域歧視的一種。
 
 
 
今天我們將從心理學和社會學來談談這個問題,了解這種對潮汕地域黑背后的社會原因以及揭示背后的歷史真相。
 
 
 
01
 
 
 
為什么那些外地人會執著地認為“潮汕人愛生孩子,而且得生男孩”?
 
 
 
在社會心理學上,這種行為被稱為“社會刻板印象”,其定義是:“人們對某個社會群體形成的一種概括而固定的看法。”也即是對某一類人持有一套固定的看法(通常帶有片面、負面的色彩),并以此作為參照框架,主觀認為這類人所有成員都符合這種看法。
 
 
 
 
 
社會刻板印象例子
 
 
 
而“社會刻板印象”有兩個特點。第一是它包含了一定的社會真實;第二是它一旦形成便會固化,很難隨著現實的變化而發生變化。
 
 
 
因此外地人對潮汕人“愛生孩子,而且得生男孩”這種“社會刻板印象”的心理行為,也即是暗示在過往某個特定的歷史時期下,這種評價是帶有一定客觀性的,也即是“潮汕人愛生孩子,而且得生男孩”這種現象是確實存在過的。而且一旦形成之后,這種歧視色彩便被固化。不管潮汕歷經了多少變化,它始終不會變化,還是停留在幾百年前形成的“社會刻板印象”中。
 
 
 
這就是潮汕人特別痛恨別人貼所謂“生孩子”標簽背后的整個心理邏輯。換句簡單地話來說,我們可以對那些喜歡貼這個標簽的外地人說:“這張標簽是幾百年前的標簽了,你在幾百年后的今天還老拿來顯擺,不害臊嗎?”
 
 
 
02
 
 
 
但作為真實存在過的歷史現實,在舊社會,潮汕人確實是及其看重男丁的,這一點我們也并不能否認。但是凡事總有它出現的原因,在距今久遠的那個時代中,潮汕人崇尚生育且重視男丁的歷史真相又是什么?
 
 
 
在這里我要先講兩個故事,前者發生在200年前,后者發生在80年前。
 
 
 
故事一:
 
 
 
在200年前,在潮汕一個漁民家庭里,男的叫做大鵝,女的叫做大鵝嫂。這對夫婦只產下了一個女兒。
 
 
 
后來大鵝的弟弟二鵝便把自己的小兒子過繼給了大鵝,這樣一來,大鵝這一戶也才能夠傳宗接代。
 
 
 
這對孩子,在村里, 女孩子被人叫做大妹,男孩子被人家叫做大弟。
 
 
 
大妹16歲那年,便嫁給了隔壁鎮一戶人家,為另外一個家庭操勞,他惦念爹娘,可是婆家并不太樂意她經常回娘家。
 
 
 
后來有一天,大弟便跟著人家做著紅頭船,跟著同鄉到南洋賺錢去,答應只去三年,可是后來一去就沒有再回來,斷了音訊,有人說是客死他鄉了。
 
 
 
 
 
他坐著紅頭船,有去無返
 
 
 
 
從此大鵝夫婦,生活有點說不出的辛酸。
 
 
 
隨著年齡的增長,下海捕魚的事,大鵝已經有點力不從心。可是兒子大弟在南洋,杳無音訊,是死是活更無人知,更別說寄番批(信和錢)回家。
 
 
 
大鵝嫂天天求媽祖保佑兒子能夠平安歸來,長久的焦慮也讓人憔悴了很多。
 
 
 
女兒出嫁,兒子南洋斷了音訊,夫妻已無法下海捕魚,家庭收入便斷了,夫妻倆的生活變過得更加苦不堪言。
 
 
 
現在的潮汕農村社會,由于封閉的原因,很多事總會引起很多人閑言閑語。更別提在200年的潮汕農村社會了,尤其是大鵝嫂,背后總是被別人指指點點,有人可憐,也有人偷笑。
 
 
 
而關于一切村里的宗族事務,大鵝一戶也就成了最沒有份量的。因為男丁稀少的原因。
 
 
 
再后來,大鵝村跟隔壁村因為水源和土地爭奪的原因,又爆發了大型的宗族械斗,家家戶戶必須派男丁帶上家伙出動。大鵝家唯一過繼的男丁已經斷了音訊,無奈之下大鵝只能代表自己利家里參加械斗。本想湊湊人數,可是對方偏偏挑老的打。
 
 
 
上次大型械斗,那時大鵝才二十多歲,血氣方剛,打不過,逃也能夠跑得快。這一次不同了,大鵝已經五十多歲了,不是年輕人,被隔壁村一個年輕人一棍打斷了腿。
 
 
 
后來大鵝嫂哭得呼天搶地。她不懂命運為什么要如此對她不公。大鵝后來瘸了,出嫁的女兒只能久久才回一次娘家,而那個過繼的兒,后來同鄉確認是在南洋出意外死了。大鵝夫婦晚景更是凄涼。
 
 
 
故事二:
 
 
 
上世紀30年代,距今大概80年前,潮汕揭陽縣有一對夫婦,產了三男三女共六個孩子。
 
 
 
男主人在星洲(新加坡)做點小生意,在小女兒還很小的時候,便去世了。
 
 
 
大女兒出嫁后,便跟著丈夫到了星洲過番。
 
 
 
大兒子在十幾歲的時候,為了逃避國民黨抓壯丁,便跟著同鄉坐船到了星洲,在那邊賣起了豬肉。
 
 
 
戰亂時期,番批斷了,女主人一人要帶大剩下的四個孩子,談何容易。
 
 
 
二女兒和小女兒便給了人家做童養媳(潮汕稱為“新婦仔”),剩下二兒子和小兒子在身邊。
 
 
 
就這樣過了個7、8年,到了1943年,潮汕世紀大荒災,無數人向江西逃荒。那一年,二兒子22歲,小兒子17歲。女主人便帶上了二兒子和小兒子,跟著其他四戶宗親,一同“走江西”。
 
 
 
 
1943年潮汕旱災紀實
 
 
 
后來,因路行路程遙遠,條件艱苦,女主人病死于江西。
 
 
 
再后來,回鄉的時候,五戶人家集結而行的逃荒隊伍,共20余人,最終只有這戶人家的二兒子和小兒子歸來。其他歲數小的在路上被賣掉了,其他老弱婦孺者,不是餓死,就是病死。在宗族里,人稱“五戶去,二人返”。
 
 
 
在這個故事里,男主人就是我的曾祖父,而里面的小兒子就是我的祖父。這就是80年前,一個做普通潮汕農村家庭發生的最普通故事,這樣的類似的故事,在當時的潮汕社會,比比皆是。
 
 
 
03
 
 
 
說了這兩個故事,只是想跟大家談談在特殊的潮汕地域環境下,在上個世紀,甚至是幾百年前的時候,為什么潮汕人在主觀上,必須生男丁的深層社會原因。
 
 
 
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說,這是不可選擇性。這里面是地理因素、經濟因素、人文因素和武力斗爭的綜合結果。
 
 
 
第一,潮汕的地理環境是三面背山,一面環海,猶如一個舀水的水瓢,這種地理環境在古代,就代表了封閉性,因為交通的不方便和外界接觸的低頻,導致了文化的單一和守舊。因此傳統的中國社會的“多子多福”和“養兒防老”的思想在潮汕根深蒂固。
 
 
 
直到這幾十年來,隨著媒體的發達,教育的提升,很多破舊的糟粕思想,才開始受到沖擊,在此之前,這種客觀的文化保守性,是歷史的選擇,而不是人為的選擇。
 
 
 
第二,在農業社會,潮汕人的經濟收入主要有幾個來源,農民、漁民、販夫和番客。除了農民之外,其他幾個角色,女性很難充當。
 
 
 
大量漁民的存在是因為潮汕海岸線廣布的原因,這種區域的產業特征并不為內陸居民所有,作為勞動密集型的產業,他的風險、辛苦程度和不可預測性要比農民的大得多,女性由于生理上的差異,并不太適合跟著出海。
 
 
 
 
 
 
潮汕海岸線廣布
 
 
 
至于販夫和番客其實都是因為潮汕地少人多的緣故,當耕地不足的情況下,除了漁民,販夫和番客也就成了兩外兩個選擇,一個走陸路,一個走水路,同樣,這些事明顯男性來得更有優勢。
 
 
 
因此以前整個潮汕社會的經濟來源,主要都是來源于男性,與內陸的社會形態還是差異較大的。因此男主外,女主內并成了社會認同的家庭結構。男性的地位也就難免比女性要高得一些。
 
 
 
像前面講的那兩個故事一樣,漁民和番客是潮汕傳統社會中最普遍的身份,而且身份要求大多是男性。
 
 
 
第三、男丁是家庭延續的最大保障。
 
 
 
潮汕自古多天災、人禍和兵事。單天災一點,我們不說久遠的。1922年潮汕的八二風災,保守估計死亡5萬余人;1943年旱災,死亡人數更是將近100萬人。這種天生的不安全感,讓人不得不生多幾個。不孝有三,無后為大。家族觀念尤為濃厚的潮汕人,也便覺得多生一個,香火的延續便多了一個保險。
 
 
 
飄洋過海,身處異鄉是潮汕人的傳統,只有家里兄弟姐妹多了。內外才能有人照應,父母自己老了才會有保障。在過去那些經濟落后的年代里,很多海外的潮汕人通過寄僑批的方式養活了在家鄉的一家子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 
 
 
第四、資源的武力爭奪方式要求男丁的數量。
 
 
 
在潮汕傳統農村社會,鄉間話語權就由男丁的數量決定,這是過去中國傳統社會的共同情況。只不過在地少人多的潮汕,顯得尤為突出。因為地少,勢必會引起爭奪,爭奪就需要用武力解決,這時就需要男丁了。想要宗族強大,想要宗族中人人有飯可吃,這時多生男丁就顯得尤為重要了。
 
 
 
換句話來說,以前在潮汕,誰家的兄弟多,誰家就可以不受起欺負,那個房頭的男丁多,那個房頭在宗族中說話就有分量;那個宗族的男丁多,那個宗族在與隔壁村寨的械斗中就占有優勢。
 
 
 
男丁其實代表就是生存優勢,代表就是用拳頭說話。
 
 
 
04
 
 
 
這些就是背后的深層歷史原因。既然存在果,就必然有因。若是因已不存在了,果就也就會發生變化。
 
 
 
一、文化的滲入,教育的普及,以及客觀條件的改變,傳統守舊的思想已經受到了很大的沖擊。
 
 
 
二、社會角色的轉變,女性大多也走上工作崗位,女人同樣也充當著承擔家庭經濟來源的角色。
 
 
 
三、大環境轉變,生存風險微乎其微,大家再也不用怕這個,怕那個。
 
 
 
四、現在再也不用用武力來解決問題了,也沒有村寨之間宗族械斗出現,即使有,也就是一陣風。
 
 
 
五、育兒的負擔極大。這已經不是一個吃得飽就好的年代,生下來了,就要盡量給他最好的一切。尤其在廣深這些最多潮汕人移民的地方,估計沒幾人敢多生幾個。
 
 
 
在多種原因下,潮汕在生育的觀念上,其實已經跟中國社會的主流沒有太大的差別。
 
 
 
理解潮汕的歷史,就會明白那些別人口中落后與腐朽,其實是一堆辛酸族群史的堆積。
 
 
 
時代在變,潮汕也在變,潮汕會越來越好,因為它開始擁抱外面的世界。
 
 
 
而潮汕的電影也一樣,有一群年輕人在學習,也在實踐,他們將通過一部電影,把潮汕和潮汕人的變化搬上大熒屏,讓更多的人了解這片特別的土地。
 
 
 
這部電影就是《爸,我一定行的》,由萬二之首公眾號創始人狗哥主演,導演則由《鮀戀》的監制藍鴻春先生擔任,讓潮汕人文以電影的形式走出潮汕,這是值得全體潮汕人支持的一件事,畢竟從來沒有一部潮汕方言電影可以上院線,這可不是一個容易的事。
 
 
 
就讓我們一起,用一部電影,向世人展示一個更真實和美好的潮汕,我們無法消除偏見,但是我們可以主動擁抱。你會支持嗎?
 
 
站長推薦備孕品牌
聲明: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;轉載請注明http://www.eqxewt.live/生男孩科學網的文章!
上一篇:懷孕后會生男孩有哪些特征,想生男孩的看這里
下一篇:科學備孕生男孩的五部曲之四:關于生男孩禁欲與同房時間